回旧版

我爱导航网_我爱网址导航_网站酷站免费导航,尽在我爱导航!

寻找另一个华强北,创客们说,这里是改变世界的起点

文/B12团队

对不起,华强北一点也不浪漫。

不浪漫的华强北

这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市场,南北930米宽,东西1560米长,1.45平方公里,每天涌动着接近50万客流量。

当我下了地铁,汇入到人流中去,不由想到了农村两条道路交叉口自然形成的集市。路中间是两排拉着红布的铺面,有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也卖断码NB球鞋。

有东北大汉带着随身话筒,向面前高举双手的人群,扔出一些小小的毛绒玩具,一边看着大叔大妈哄抢玩具,一边严肃地介绍自家无油烟铁锅的生产工程。

有两架无人飞机从人群头顶飞过,一红一蓝,亮着绿色的光点,他们占据了空中的位置,让这条街成了一个立体的塑料盒子。

不仅是无人机,如今市面上最火的平衡车、儿童手表,也被摆在店铺门口最明显的位置。

走进大楼里面,每个小柜台上面都放着沾了灰的小电扇,店家在下面玩着手机,是不是抬头询问走过的人,要买点什么?

这里,有成卷摆放整齐的电器原件和彩色灯管,也有用安卓系统的苹果6s plus,从玻璃柜台往里看,是一模一样的玫瑰金,只卖八百八。这里没有一点浪漫色彩,闪着铜线那种冷冷的光,每个急匆匆走过的人都面目模糊,穿梭在一片由电子产品推挤出来的丛林。

此处正是以山寨手机和水货闻名的华强北。而今,因为智能硬件的概念大爆发,昔日的山寨之都华强北,成了最接近未来的地方,遍布灵感和创意,就像哈利波特魔法世界里的对角巷,到处是装着凤凰尾羽的魔杖和飞天扫帚光轮2000。

然而,当华强北从想象中跳出来,无论我们曾经怎样猜测它,它就是这样子,草莽之下,它的力量一直沿着自己的轨迹生长着。它仍然是一块冰,不同之处是,它已被创业者彻底点燃。

没被消灭的华强北

在拥挤的手机店门面背后,对大多数源源不断奔向这座城市的创客来说,华强北电子市场有着更重要的意味。

深圳最知名的创客空间创始人潘昊,另一个身份是开源硬件服务商SeeedStudio创始人,他当年来从北京来到深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华强北。

七年前,潘昊来到深圳在华强北逛了一圈之后,就决定到到深圳来。他觉得,这个城市挑战性可能会更大。

在深圳,他每天都会去华强北的市场,一层一层地去转。他会发现华强北的市场上出现他在书本上没见过的东西,「很长知识。」

而对于电子工程师来说,华强北简直是硬件天堂。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并不夸张的说法:「周围五公里画一个圈,可以把设计、原型、建模、打样、生产和包装整个产业链打通。」在电子工程师看来,华强北不亚于硅谷之于程序员。

走在眼花缭乱、门店同质化严重的华强北电子市场,始终会有一个疑惑萦绕在心头挥散不去:这些线下的实体店面为什么没有被「万能的淘宝」消灭?在电子工程师陈俊直看来,华强北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

“在研发阶段,有些新用到的元器件采购是需要通过不断的比价、比较才能确定的。淘宝上买到一个元件,你不知道它是否真品、不知道他是否合适,也不知道它在华强北的真实价格。万一拿到了假货或者元件不行,你可以给差评、可以打电话骂一顿卖家让他包邮再寄个好产品过来。

但你损失的是最宝贵的时间成本,这意味着你的研发进度要拖延。对于创业的新公司来说、对于每天都在框框往外扔钱的企业,老板是最不愿意看到的这点的。”

此外,电子市场的老板们时常也兼作电装和结构加工之类的工作,如果能线下对接并谈妥,意味着在整个生产链上实现了打通,这比在线上的漫无目的的寻找反而更加有效率。

没有被以「线上」和「效率」标榜的互联网消灭,正是华强北之所以存在并兴盛至今的巨大意义。

不过,尽管如今华强北依然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在经历了过「山寨之都」最盛时期的潘昊看来,现在的华强北已经不复当年的繁华。「那个时候你去市场里面,可能会晕死在里面,因为里面太拥挤了,空气污浊,但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潘昊回忆当年盛况。

创客的「华强北」

1953年,当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第一次到访美国时,发现人们听到「日本制造」就如临大敌,它一度也曾是「廉价山寨」的代名词。但后来索尼为代表的日本企业重构了整个战后日本的制造业格局,从廉价贴牌抵达精工制造,成为世界先进制造典范。

无论是因为流行语的迅速退潮还是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事实表明,「山寨」这个词也正在从国人的语境降温。

看吧,曾经各种山寨杂牌手机正在被小米、华为、魅族等「国产手机」所取代,尽管N线县城里依然会有各种「黑米」等杂牌手机的身影,但必须承认的是,国产手机行业的这几年的爆发已经将「山寨」这个词驱逐到了主流中产阶级的生活之外。

在深圳,人们更愿意用「创客」来描述这场华强北自我洗白之后兴起的运动。

前美国《连线》杂志主编、「长尾理论」的提出者克里斯·安德森2012年出版著作《创客:新工业革命》,被认为是创客运动的《圣经》。

他观察到,由于开源硬件兴起及互联网的普及,使得硬件创新门槛大大降低,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可以将自己的创意在车库中制造出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创客运动”正在兴起。

曾经的「山寨」式创新,在这场运动则被描述得拥有了正当性。克里斯·安德森在《创客:新工业革命》中总结说,「创客运动」中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在开源社区中分享设计成果、开展合作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规范。

而在华强北过去的「山寨运动」中,这个理念早已被无数厂商实践过了。某种意义上,正是得益于「山寨运动」,这里才逐渐聚集起了一个包括方案研发、元器件生产、外观设计、模具、壳料和组装料供应商以及组装工厂和物流公司庞大的制造业服务体系。

「我们相信未来创新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是怎么能够把科学科技的力量转换成真正的商业价值」。这是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的话,他在这次演讲中提出了「技术风口论」。深

深圳创新投资投资部总监杜健在引述这段话时也认为,有技术核心的硬件创业必然是未来,而这正是深圳的机会。

作为「硬件之都」的深圳,这里已经诞生了华为、大疆、柔宇科技这样量级的硬件领域独角兽。他们的身后,无数的创客正在华强北拥挤的电子市场里淘货,他们双眼放光,在堆满电子元器件、空气流通不畅的狭窄通道里,急切地兜兜转转。

对他们来说,这里是改变世界的起点。

文章来自:我爱导航,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教程收藏 > 网站运营 » 寻找另一个华强北,创客们说,这里是改变世界的起点

(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