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旧版

我爱导航网_我爱网址导航_网站酷站免费导航,尽在我爱导航!

成片死亡的阴影下,那些创业失败的年轻人

创业失败 互联网创业 互联网创业者

开始写这篇文章之前,心血来潮在某度搜索了下关键词,“互联网创业” 的相关搜索结果是 4230000 个,而 “互联网创业失败” 的搜索结果是 9720000 个。

失败是不是成功之母仁者见仁,但是在熙熙攘攘的互联网创业圈子,伴着大家对 “资本寒冬” 的讨论,“创业失败” 几个字眼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

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是,年初,融资神话啊财富新贵啊,或是一个个嚷嚷着改变世界的项目还在冲击着我们的眼球。但是到了下半年,越来越多从创业前线铩羽而归的创业者们,纷纷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我为什么创业失败”、“从天堂到地狱是什么体验 “、” 创业公司倒闭,CEO 欠了一屁股债跑路 “……原本的鸡汤熬煮久了变了味道,于是大盆大盆 “失败学” 鸡汤泼撒而来,看官们才得以在千百种创业公司的死法中窥见真实江湖的血腥残酷。

一篇 10 万 + 的创业失败体验

今年八月,一篇题为《90 后 CEO:从估值过千万到一无所有是怎样的体验》的文章刷爆了创业者们的朋友圈。作者夏军 1994年 生人,是宠物 APP “爱狗团” 的创始人。

创业失败 互联网创业 互联网创业者

(夏军自嘲长得老成,出身屌丝,年纪轻轻就自称 “夏叔叔”)

夏军说自己来自村里,长的难看,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屌丝。选择创业,是天性使然,“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真扎进创业的圈子,先前有的些许浪漫幻想也都成了泡影。没人帮助,合伙人出状况,被投资人忽悠,能进入公众视野的都是看上去很美的部分。

8月2日,正在北京谈融资的夏军接到投资人的电话,撤资。这样原本估值过 5000 万的公司一下子变得一文不值,没怎么经过大风浪的夏军第一次有了无路可走的绝望感觉。

躺在床上哭、笑,再哭、再笑,希望一切是梦又深知一切不是梦的感觉撕扯着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情绪稍稍平复的时候,夏军敲下了那篇之后疯转的文章,讲述了自己创业中遇到的各种坑,顺手他还戳破了创业圈内的不少泡沫,比如 “那些天才 90 后都是用生命在表演”、“关于管理,优秀的人会自觉,差劲的人才需要管理”。

夏军有运营经验,懂得怎么布置文章结构,发出去的时候,他觉得应该能有 3 万多的阅读,但没想到的事,这篇文章一发送就成了 10 万 +,各种转载更是不计其数,最终到底有多少万,他至今也不清楚。

文章后面有打赏功能,那篇文章之后,许多陌生人以打赏的方式表示对他的支持,几天下来,竟然收到了 3 万多块钱的打赏。

之后是纷至沓来的媒体采访,夏军身上发生的戏剧性变化成了各个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人们对于 “失败” 的热衷,显然不比对 “成功” 的少。

然后各种各样的人找到了他的微信、QQ 和邮件,半年下来,跟他聊过失败经验的不下 500 人。

创业艰难,夏军早有体会,“但完全没想到有相同经历的人那么多”。

冲动+幸运+穷=“创业狗”?

“死的还是少”,大志在 6月 份结束了自己的创业项目。他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因为实在恐惧和厌倦同周围的人解释,“为什么失败” 这件事。

创业完全是一时热情,同伴说了句 “上班太无聊了,要不自己出来干吧”,俩人就搭伙创业了。

2014年9月,两人先后离职,那段时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的热潮正在沸腾,整个创投圈都陷于宗教般的狂热之中,投资经理们跟急于寻找花源的蜜蜂一样,扑腾着翅膀涌向创业者。

大志是众多幸运花朵中的一支,见的第一个投资人就说,“你的项目我很看好,投”,当时约定的金额是 100 万,对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领死工资的大志来说,“简直跟做梦一样”。

大志几乎是蹦跳着离开了投资人的办公室,但被馅饼砸中脑袋的兴奋只持续了一天。接着他和同伴搭建团队,开发产品,到今年年 初,产品正式上线。

跟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在租来的办公室中,大志和团队一起,度过了一段没日没夜的日子。

醒了就工作,困了就睡,没有周末,也没有任何个人生活。

回首那段 “创业狗” 的时间,大志最大的感受是自己真的有个懂事的女朋友,因为忙,很多时候顾及不上她。创业之后他自己没了收入来源,那阵子俩人一起出去,大都是女朋友花钱。

印象深刻的一幅画面是,有时候了水果摊前,打算买水果,但是想想又转头走了……

成片死亡的必然宿命

苦都受了,但 “付出就有回报” 这种鸡汤在现实世界中并没有多大指导意义。到今年三四月份,团队发现产品设计出现问题。换方向,钱不够;不改变的话,只能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残喘一阵子。创业失败 互联网创业 互联网创业者

大志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天使轮拿的钱太少了。

回想当初拿到投资时欢呼雀跃的样子,他为自己的目光短浅而懊丧不已。

而四五月份再去融资,资本市场此前的火热已经冷却了大半,各种阴差阳错之下,大志没能拿到钱为项目 “续命”。

6月,大志同团队宣布解散。一顿散伙饭之后,一切归零。

自诩为还算是个 “踏实做事的人” 的大志觉得,死亡是九成创业公司的必然宿命,在市场火热的时候,人们扎堆儿进来。不考虑长远的商业模式,也不清楚产品的核心架构,支撑一个个创业公司的竟只有念头和嘴皮子,所以一旦钱不够烧了,成片死亡便是唯一结局。

文章发出后被邮件和微信险些淹没的夏军觉得,创业者们对失败还是太敏感了。没跟大家交流之前,夏军觉得投资人撤资真是飞来横祸,自己成了失败的倒霉鬼。

但是听了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讲血泪史,千万人过独木桥,掉进河里是必然,能在上面走过去才是意外。虽然是失败者名单中的一员,但夏军觉得 “死一死再正常不过”。

李潇算是创业老兵,大学毕业后就和朋友创办互联网公司,主营过视频网、B2B、B2C 等类型的网站,在 2006年 到 2012年6年 间,李潇一直在创业。

对于这波儿创业公司的死亡潮,李潇觉得创业的目的不纯、自身缺少实力,都是公司必然死亡的原因,死亡不过是早晚的事。

文章来自:我爱导航,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教程收藏 > 创业动态 » 成片死亡的阴影下,那些创业失败的年轻人

( )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