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旧版

我爱导航网_我爱网址导航_网站酷站免费导航,尽在我爱导航!

在线医生周炳权:从无到有

导语:2016年1月1日,广州广播电视台城市话题栏目报道了移动互联网医疗“在线医生”创业人周炳权的创业故事。跟众多的创业者相同,周炳权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在互联网的大浪潮中,走出的一条自己的道路。

在线医生

2003 年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周炳权和众多医学院毕业的师兄师姐一样,进入医院工作,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作为刚刚毕业的医生,周炳权没有自己的患者,它负责管理的20多张病床上的患者都是科室主任门诊收的。没有自己的患者意味着没有收入和实现自己价值的机会。1年后,周炳权毅然决定离开医院这个工作环境,转而投身跨国药企。

周炳权做了一年多的高级医药代表,负责企业在广东省内的多个城市的医药销售管理工作。一年多的跨国药企的工作让他在医疗行业有了更深的体会,创业的种子已经在周炳权的心中种下了。有了思量,当然就有行动。此后,行动派的周炳权先后在惠州和广州成立了两家医疗器械公司,这时的周炳权已经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是别人口中的成功人士了,但是他却发现没有特定背景的人士要在传统医疗行业有大作为,几乎不可能。

2014 年初,偶然的机会,一个毫无医疗背景的朋友希望周炳权给他移动医疗创业项目的建议。这件事给他触动很大,周炳权在思量,互联网医疗已经渐渐被大众所接受,但是整个移动互联网医疗几乎是空白的,身为一个有着十多年丰富医疗背景的人士,认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创业机会。但是作为一个没有互联网经验的人,这又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周炳权在亲朋好友都反对的情况下,毅然决定卖掉两家医疗器械公司,全身心投入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创业中。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理想也是在现实中一步一步规划出来的。卖掉两家公司之后,周炳权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进行创业准备,飞往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找他的朋友探讨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去构建蓝图。就这样走上了移动医疗的创业大道。

没有团队,谈何创业。当发现准备开始的时候,却只有只身一人,寻找合伙人,成了此时周炳权最大的事。对于互联网一窍不通的周炳权,首先想到的是网上搜索人才。他加入200多个医疗相关的QQ群,进群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没有认识做医疗大数据的人”,发了2000多封邮件,只要有一点消息,不管北京还是上海,立马买机票飞过去,曾经有个网友告诉他,在北京有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博士在做医疗大数据,经常在车库咖啡出现,连姓名、联系方式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当天晚上就买张飞机票飞到了北京,下飞机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结果在车库咖啡里面缠了人家的工作人员一天,兜兜转转也见到了这一位博士,结果人家也在做移动医疗的创业项目,他们俩还成为了好朋友;周炳权就是一个这么疯狂的人,前前后后约见了200多个所谓技术人员,吃了无数的闭门羹,很多的技术人员都被周炳权骚扰怕了,看到他的信息、电话都不敢理会;多番寻找无果的周炳权,甚至想到了在母校的计数机专业大楼下蹲点,遇人就问“有没有认识做计算机医疗相关的人”,两周的坚持不懈,终于找到了一个大三的学生团队,但是这个团队从来没有独立做过移动互联网的项目,只是参与过老师安排的一些项目模块,有人好过没有,况且这是一个不领工资的团队;刚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办公室,没有资金,甚至没有一张桌子,他们就在广中医一饭堂、大学城的肯德基、学生宿舍楼下讨论项目的方案,被人家赶了了无数次,周炳权非常清楚,创业需要控制成本,这一切的苦算什么?靠着激情与梦想燃烧,就这样子一个互联网的门外汉带着这一群没有互联网开发经验的学生组成的杂牌军开始了创业的旅程。

激情归激情,梦想归梦想,现实就是这个杂牌军团队没有经验,经常是早上讨论项目应该怎么做,下午大家就写代码,但是到晚上就进行不下去了,甚至连个DEMO 都没有做出来。周炳权认识到,团队太需要一个技术领军人物了。为了寻求新的突破口,周炳权又开始挖空心思去找技术人才,所有能调动的资源,无论是朋友介绍,还是创业的社交平台,几乎都用了;终于 在一个社交网站遇到了一个阿里巴巴的技术人员,死缠着人家2周,天天给人家“洗脑”,终于把人家“拉下水” 了,在这个技术人员的带领之下,终于把DEMO做出来了,大家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这个技术人员扔下了一句:“现在是明星创业时代,我们这一群屌丝是不可能成功的。”重新回到了阿里上班了。是坚持还是放弃?不是没有努力,只是自己没有先天条件,摆在周炳权面前的现实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周炳权还是坚持继续去找技术合伙人,8 月底,终于有一个人回应了,周炳权既是兴奋,又是担忧,这一个人却是在英国,而且还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生物实验室的研究员,就是习大大去英国国事访问所参观的实验室的研究员,如此高大上的技术大拿能否加盟创业团队,对于周炳权来讲心里是没有谱的。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周炳权都不会放弃,这个是他的性格。他们约好了晚上8点通电话,结果一不小心却打了4小时的越洋电话,还打爆了两块电板。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技术大拿主动提出来要加入这个创业团队,这个人就是周炳权现在的创业项目的联合创始人矫承洋。2014年12月份,矫承洋放弃了生活五年的地方和即将拿到英国绿卡的机会,带着妻子回到了国内,跟周炳权一起全职创业。

从项目探索到产品定位,周炳权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创业之初,周炳权打算从智能硬件,从血糖管理这一个细分领域进入移动互联网医疗;等团队把APP做好后,发现委托第三方生产的血糖仪的产品质量不能达到商业化的标准,没有办法商业销售,而全国生产此类血糖仪的厂家只有两家,都不愿意单独开模生产,自己的资金又有限,周炳权被迫在2015年6月份重新思考产品定位和市场发展,周炳权和他的团队决定改变了原有的商业模式,要做一个在线医疗连接平台,即为医疗机构开发一套SaaS系统,并优化他们的供应链。皇天不负有心人,周炳权这个团队终于在当年10月份把产品做出来后,市场的反馈非常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迅速吸引了2000多家医疗机构和5000多的医生使用该套系统,其中的有些药店客户使用了3个月的时间,业务量从原来的12万/月增长到了18万/月;这个时候开始有些药厂找周炳权这个团队合作,目前有10多个厂家签定独家合作协议,其中有一个儿科的止咳水药品,在惠州上市三个月的时间,月销量打破了3万盒/月,达到了竞品在当地10年的耕耘的结果,也实现了单一市场盈亏平衡。

更可喜的是在这个资本寒冬里, 周炳权的创业项目也拿到了近千万的天使投资,而且投资机构还是大型上市药企。他的团队也从开始的7人扩大到现在的50人。 2016年是一个希望之年,周炳权坚信他的SaaS系统+优化供应链的社交医疗电商模式一定会开创一个全新的医疗销售服务模式;周炳权也希望在2016年也能拿到A轮融资,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怎么办?

文章来自:我爱导航,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教程收藏 > 站长资讯 » 在线医生周炳权:从无到有

( )

相关推荐